A gift

來自台北律師事務所的一份禮物

A gift
今天台北律師事務所特別寄了一封信給我,
原來是關於前夫的事情有了些眉目了,
雖然我總認為我和前夫之間想必是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但是這陣子和台北律師事務所討論的過程當中,
我也隱隱約約地得知前夫的近況,
儘管我們當初的確是鬧得很不愉快,
但是好歹他曾經是我的先生,
因此今天收到台北律師事務所特別寄來的消息時,
我也確實地覺得心情上好多了,
畢竟誰都不願意看見自己曾經重要的人真的怎麼樣了吧!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儘管我和他是真的結束了,
可是未來我們總有一天也還是會遇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