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way to the present

台北律師事務所提供給我很多的協助,才讓我可以一路撐到現在

All the way to the present
我相信這種事情假如今天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都實在過於荒謬又莫名,
所以我也毫不意外地在一段時間,沉陷在一個極度憂鬱又恐慌的狀態,
所以我實在是非常謝謝台北律師事務所給我的幫助,
如果不是因為台北律師事務所,我恐怕很難一路撐到現在,
不少親朋好友都認為這場官司是很難有勝算的,
但我相信我和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同仁們一定可以得到應有的公道,
經過這次的事件,我真的學習到很多,也更加珍惜身旁那些支持我的人,
想要好好地判斷身邊到底有沒有小人,是很難的事情,
所以無論如何,我還是依然選擇會用真心對待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