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發表的全部文章

Living

感謝台北律師事務所讓我可以如願和奶奶幸福地生活在一塊兒

Living

我的父母是個徹頭徹尾的爛人,不但從來沒有關心過我,
甚至還會動不動就找我出氣或是利用我來生財滋事,
如果不是奶奶一直以來在細心呵護我的話,
我恐怕早就先是比奶奶離開這個世界了,
首先我真的很感謝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幫忙,
當年若不是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幫助,
我和奶奶恐怕就繼續得活在父母們如此可怕的恐嚇之中,
那段日子實在苦到讓我不敢再度回想,
如今現在能夠和奶奶擁有這份淡淡的日常幸福,
也都是因為過去我們得到許多朋友們的幫助,
無論是台北律師事務所還是附近的鄰居或是周里長等,
都給了我們很多的幫助以及聲援,真的很謝謝你們,
因為這樣如此一般常見的生活,就是我們最大的幸福了。

in order to

為了那個孩子,我不得不多次去台北律師事務所請律師

in order to

小可是我和那個爛男人所生下的孩子,
雖然我一直認為當初和那個爛男人在一起是我一生的錯誤,
但是小可是無辜的,她是我現在人生唯一活下去的動力,
如果不是小可,我恐怕也不會那麼勤勞地去台北律師事務所了,
這幾天,我幾乎都在台北律師事務所度過,
為的就是處理我和那個爛男人之間的破爛事情,
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們給予了我很多的幫助,
這個社會上和小可擁有同樣可憐境遇的孩子不少,
所以他們也很樂意給予我們許多的資源管道就求助,
為了讓那個孩子品嘗到應該擁有的快樂童年,
我作為一個母親,就算要我下地獄還是要犧牲什麼,這都是值得的。

clean

台北律師事務所讓我終於可以平反自己的清白

clean

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個行得正且坐得端的人,
直到我在大三那年,忽然莫名其妙被小人弄了,
校園之中,關於我的各種醜惡流言到處流傳,
有人說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婊子,
有人說我曾經賣過身或是坐過牢,
各種骯髒的汙衊手段讓我真的很難忍受這一切,
最後我和在父母的陪同之下去找了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希望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可以好好地替我討回公道,
而在這漫長的官司處理過程之中,
我也真的是吃了很多的苦頭,
許多同儕之間如此可怕的譏笑謾罵,
讓我曾有好幾度想要輕生的念頭在,
幸好最後台北律師事務所讓我得以平反自己的清白,
並且讓那些惡意傷害我的人得到真正的懲罰。

power

台北律師事務所讓我找回了自己的創作動力

power
過去我參加過無數個比賽,也得過不少的獎項,
今天能夠在業界擁有這樣的一番成績,
真的是很謝謝從小就用心栽培我的尤老師,
但也因為尤老師,而讓我差點放棄創作這條路,
再次感謝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團隊讓我再次找回了創作的動力,
當初如果不是因為台北律師事務所努力替我平反公平正義,
否則我可能就此放棄創作了吧!
面對於用心栽培自己多年來的恩師長年來刻意瞟竊自己的創作,
甚至還大言不慚地否定了我多年來的心血和才能,
我曾一度因此想要自我了斷,
幸虧有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幫助,使我才可以好好面對這件事情,
也讓親愛的尤老師有一個機會可以好好地反省自己的過錯。

Processed

關於大致上的後續我都已經委託台北律師事務所處理了

Processed
關於這次事件的大致處理,我都已經委託台北律師事務所去處理了,
也很謝謝在這段期間,有不少支持我的親朋好友們不斷鼓勵我,
也相當謝謝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同仁們一直很努力地幫我處理許多的麻煩,
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裡,真正的公平正義一定會給予我們一個合理的公道,
所以我必須得再次麻煩台北律師事務所再幫我一次忙了,
我想我已經解釋的夠多了,也沒有必要再一一地向任何人去說明這一切,
現在的我只希望這個事情能夠趕緊落幕,
也想要還給我和女兒過去那個十分簡單又寧靜的日常生活,
我們已經受夠了許多的紛紛擾擾,不敢奢望太多,
只需要回歸於平凡的簡單日子而已,謝謝!

All the way to the present

台北律師事務所提供給我很多的協助,才讓我可以一路撐到現在

All the way to the present
我相信這種事情假如今天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都實在過於荒謬又莫名,
所以我也毫不意外地在一段時間,沉陷在一個極度憂鬱又恐慌的狀態,
所以我實在是非常謝謝台北律師事務所給我的幫助,
如果不是因為台北律師事務所,我恐怕很難一路撐到現在,
不少親朋好友都認為這場官司是很難有勝算的,
但我相信我和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同仁們一定可以得到應有的公道,
經過這次的事件,我真的學習到很多,也更加珍惜身旁那些支持我的人,
想要好好地判斷身邊到底有沒有小人,是很難的事情,
所以無論如何,我還是依然選擇會用真心對待每一個人。

Stepmother

繼母竟然默默幫我請了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Stepmother
和健全離婚的事情,我本來是不想要讓其他人知道的,
想不到我的繼母劉小姐竟然默默幫我請了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我很清楚劉小姐的人脈如此之廣大,
但當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親自聯繫我的時候,
我實在是感到有些莫名,我知道劉小姐這麼做是想要幫忙,
但我也不太明白劉小姐是怎麼知道我和健全的婚姻已經決裂了,
自從父親娶了劉小姐以來,我也很努力試著與劉小姐相處,
我也很明白劉小姐特別去請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也絕非惡意,
但我還是認為這種事情有些侵犯到了我的私領域,
畢竟雖然表面上我們是家人的關係,但實際上她依然是個外人啊!

Gradually remembering somethin

我試著透過台北律師事務所而漸漸想起一些事情

Gradually remembering somethin

上週我在臺大醫院醒來的時候,我整個人有種被掏空的感覺一樣,
我實在不太懂為什麼我會在醫院裡頭,
雖然還依稀記得自己是什麼人,但大半的記憶終究想不太起來了,
只記得醒來的時候,台北律師事務所的人有來特別聯絡我,
說是可以幫助我拿回應有的賠償什麼的,
所以在出院過後,我的確花了大半時間在台北律師事務所想起一些事情,
原來我是被一名酒駕的政府官員給撞傻了,
但由於這個新聞被徹底地壓了過去,
我的姐姐幫我請了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去處理這個事情,
希望可以藉此討回一些公道,但許多事情對現在的我來說實在過於複雜,
我有些難以分辨到底哪一個才是事實的真假。

Thank you very much

所有的事情都已雲淡風輕,多謝台北律師事務所


上周我再度去了台北律師事務所一趟,
算是為了這幾年下來的種種做一個最後的了結,
台北律師事務所成為了我這幾年來最頻繁出入的地方,
王律師和謝小姐都對我非常地好,
他們都很體諒我作為一名母親以及一名職業婦女的辛苦,
謝小姐甚至偶爾還會特別到家裡來看小薇,
台北律師事務所的人真的都對我非常地親切,
讓我很快地從這些如此不堪又混亂的漩渦當中,找到一些溫暖在,
否則我恐怕很難再相信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吧!
雖然以後的日子勢必會過得有些辛苦,
但至少我和小薇不會再受到什麼樣的恐怖威脅了。

A gift

來自台北律師事務所的一份禮物

A gift
今天台北律師事務所特別寄了一封信給我,
原來是關於前夫的事情有了些眉目了,
雖然我總認為我和前夫之間想必是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但是這陣子和台北律師事務所討論的過程當中,
我也隱隱約約地得知前夫的近況,
儘管我們當初的確是鬧得很不愉快,
但是好歹他曾經是我的先生,
因此今天收到台北律師事務所特別寄來的消息時,
我也確實地覺得心情上好多了,
畢竟誰都不願意看見自己曾經重要的人真的怎麼樣了吧!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儘管我和他是真的結束了,
可是未來我們總有一天也還是會遇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