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order to

為了那個孩子,我不得不多次去台北律師事務所請律師

in order to

小可是我和那個爛男人所生下的孩子,
雖然我一直認為當初和那個爛男人在一起是我一生的錯誤,
但是小可是無辜的,她是我現在人生唯一活下去的動力,
如果不是小可,我恐怕也不會那麼勤勞地去台北律師事務所了,
這幾天,我幾乎都在台北律師事務所度過,
為的就是處理我和那個爛男人之間的破爛事情,
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們給予了我很多的幫助,
這個社會上和小可擁有同樣可憐境遇的孩子不少,
所以他們也很樂意給予我們許多的資源管道就求助,
為了讓那個孩子品嘗到應該擁有的快樂童年,
我作為一個母親,就算要我下地獄還是要犧牲什麼,這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