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台北律師事務所

Thank you very much

所有的事情都已雲淡風輕,多謝台北律師事務所


上周我再度去了台北律師事務所一趟,
算是為了這幾年下來的種種做一個最後的了結,
台北律師事務所成為了我這幾年來最頻繁出入的地方,
王律師和謝小姐都對我非常地好,
他們都很體諒我作為一名母親以及一名職業婦女的辛苦,
謝小姐甚至偶爾還會特別到家裡來看小薇,
台北律師事務所的人真的都對我非常地親切,
讓我很快地從這些如此不堪又混亂的漩渦當中,找到一些溫暖在,
否則我恐怕很難再相信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吧!
雖然以後的日子勢必會過得有些辛苦,
但至少我和小薇不會再受到什麼樣的恐怖威脅了。

A gift

來自台北律師事務所的一份禮物

A gift
今天台北律師事務所特別寄了一封信給我,
原來是關於前夫的事情有了些眉目了,
雖然我總認為我和前夫之間想必是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但是這陣子和台北律師事務所討論的過程當中,
我也隱隱約約地得知前夫的近況,
儘管我們當初的確是鬧得很不愉快,
但是好歹他曾經是我的先生,
因此今天收到台北律師事務所特別寄來的消息時,
我也確實地覺得心情上好多了,
畢竟誰都不願意看見自己曾經重要的人真的怎麼樣了吧!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儘管我和他是真的結束了,
可是未來我們總有一天也還是會遇到的。

Really helped me a lot.

台北律師事務所真的幫了我不少的忙

Really helped me a lot.

曉玟今年已經要升上國中了,真的覺得孩子長得很快,
過去那個總是要讓人操心的孩子,
如今已是個可以好好為自己處理事情的小大人,
這幾年下來,我和曉玟雖然過得有些辛苦,
但是還是都十分努力地撐下來了,
很感激台北律師事務所在當時幫了我不少,
讓我現在可以擁有和女兒一起生活的幸福時光,
因此我特別準備了一些親手做的小東西想給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同仁們,
很巧的是今天準備搭公車要去台北律師事務所的時候,
就剛好看到了當時幫我最多的邱小姐,
和邱小姐聊了許多的近況,我才知道原來邱小姐和周律師結婚了,
時間還真的是過得很快,許多當時的人事物也都漸漸改變了。

Climb from frustration

是台北律師事務所將她再度從挫敗中爬起

Climb from frustration

今天是若帆的生日,
我們這群姊妹們早在幾個月前就開開心心地先是計畫了這一天的行程,
而我們也特別邀請了台北律師事務所的郭律師來,
畢竟郭律師在前年若帆碰上了那件事情時,
真的幫了若帆不少的忙,雖然我們不大清楚郭律師是對若帆怎麼想的,
但很清楚的是若帆在那之後就一直很感謝郭律師,
只不過她個性實在太過悶騷了,想要親自去台北律師事務所登門道謝都不敢,
儘管事後也是有給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同仁們一些回禮物,
但卻是以寄過去的方式,若帆那內向又特別見外的個性真的讓她錯過了很多機會!
我們都很清楚她現在依然很感激台北律師事務的同仁們將她從當時的挫敗中爬起,
只是這件事情都已經完全結束了,若帆應該要好好地讓自己真正步入下個階段才行!

Very handy for him

剛進入台北律師事務所就很快得心應手的他

Very handy for him

幾年前剛考上律師的義盛為了想要學習到更多的東西,
而透過學長的介紹進入了台北律師事務所
儘管在台北律師事務所可以學到不少的東西,
但心理所感受到的壓力也實在是不小,
義盛努力地想在台北律師事務所盡可能地學到東西,
儘管再怎麼地辛苦,他依然堅持著自己一份衝勁,
過了幾個月後,他已經可以很得心應手地處理各個個案,
盡管職場上依然有些不如意的事情,甚至還有可能讓他纏上不必要的麻煩,
但對他而言,這都是可以使他更為堅強,也更為成長的養分來源之一。

Play expertise

努力在台北律師事務所發揮專長

Play expertise

出身於法律世家的漢旻一直以來都夢想成為律師,
他希望自己也能夠成為家裡龐大法律體系當中的一份子,
因此在他考上律師後沒多久,他就進入知名的台北律師事務所
儘管不少的親戚都建議他可以先專心考更高一層的司法考試,
而不要去台北律師事務所
但他堅持努力地跟著學長姊的腳步去試著讓自己學到更多的東西,
即使吃了再多的苦,漢閔也依然拼命地發揮自己的專長,
他想要趕快在這個台北律師事務所學完任何的東西,
並且趕快地讓自己獨立起來,成為讓所有家人們都刮目相看的大律師!

learning experience

努力在台北律師事務所學習經驗的她

learning experience
從小就努力用功讀書希望考上律師的歡妤,
在順利地通過律師考試後,便很快地進入了台北律師事務所學習,
歡妤錄取到了不少間台北律師事務所
儘管有幾個學長姐邀請她去自己經營的台北律師事務所,
但為了想要好好地開拓自己的世面,深深地了解這個業界的生態,
所以歡妤選擇進入了台灣數一數二大的台北律師事務所工作,
她希望可以在這個台北律師事務所學習到不少東西,
盡管她在這裡可能不會被完全地受重用,
而且領到的薪水也有可能是其他事務所的幾分之一而已,
但對她而言,這都是相當寶貴的經驗!

Husband working at a Taipei law firm

在台北律師事務所上班的老公

Husband working at a Taipei law firm

幾年前,我為了母親的案子不斷地來往台北律師事務所
希望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可以好好地幫幫我們母女,
而也因為這樣我認識了當時在台北律師事務所實習的老公,
正義感強烈的他奮不顧身地努力幫助當時非常無助的我,
最後在透過老公的人脈和遊說之下,
母親的案子才終於有了一個靠得住的律師專門為我們作處理,
儘管最後的結果並沒有到非常地理想,
但我也和當時非常幫我的老公一起立下了共度一生的承諾
而他也在婚後沒有多久,順利地考上了律師和書記官,
經歷過許多風雨的我們對於未來有無限的理想和抱負,
希望可以好好地為自己懷裡的孩子開創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Fog to Taipei law firm

一頭霧水地前往台北律師事務所

Fog to Taipei law firm
小馬幾天以前因為一時餓肚子而偷吃了鄰居種的蘋果,
想不到,鄰居對此感到相當地憤怒便告小馬犯了竊盜罪,
一臉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小馬感到十分地震驚,
於是他便在一頭霧水的情況前往了台北律師事務所
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大概了解他的情況後,
就和小馬解釋一下自己做了什麼事情,
而接下來又到底該怎麼做才可以避免刑責,
小馬在律師精闢又詳細的解說下,內心中的疑惑也茅塞頓開,
便相當滿意地離開台北律師事務所。

Target at Taipei law firm

在台北律師事務所工作的對象

Target at Taipei law firm

歲月就是一把刀,誰也無法逃過時間的魔掌,
而我也不得不開始面對結婚成家的問題纏身,
幾天前家庭聚會的時候,姑姑還向我介紹不少的對象,
讓我感到壓力實在非常地大,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媽媽也很堅持地要求我一定要和姑姑介紹的對象見面,
而我在和媽媽的爭執妥協下打算只見其中一個人一面,
那個人是律師任職於台北律師事務所,長相看起來有些木訥,
看資歷感覺上好像是一個十分不錯的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面對第一次的相親,我感覺到有些緊張和不安,
於是便找了朋友一起先去台北律師事務所偷看對方。